算是詩吧....對我來說詩是很情緒的產物....
放在blog上好像不是很適合....?
嘛∼總之....



  想開口說話 就剪去這多餘的舌頭
  想伸手拿取 就斬斷生鏽的雙手
  想前往某處去 就打碎彎彎曲曲的腿骨
  不安份地想要注視外在風景 就刺瞎盲目的眼珠
  如果沒法露出笑容 嘴巴撕裂開來宛如開懷大笑

  這是美好的世界
  永恆溫暖的日光與微風
  無論時間怎麼流逝也不會改變
  無論怎麼改變也不會動搖
  放任腐朽的肉塊分解成空中遍佈的塵埃
  在體內聚集堆疊 凝結出灰色的石礫





  適合我的語言 大概不存在這個世界
  即使翻攪內臟 也傾倒不出胸口重石
  會歌唱的小鳥 不管怎麼鳴叫都惹人憐愛
  那是令人羨慕的幸福 卻無法填補悔恨
  飛散天空的熟悉葉片 一個都無法挽留
  雨水滴落在臉頰上 只有自己感受成傾盆大雨
  跌落泥濘裡匍伏爬行 無法再前進
  來來去去的聲音擦身而過 想要嘶啞吼叫 卻只剩刮刺噪音
  扭曲、卑下、骯髒地一再劃出爪痕又一再抹去

  一再劃出爪痕又一再抹去
  一再劃出爪痕又一再抹去





  牠吞噬焦炙的土砂塞滿口腔
  高溫蒸發水份 熱度灼傷食道
  即使是如此難以進食 這份乾澀依然死命緊抓
  直到失去溫度 又苦又冷地沉積胃袋裡
  再又貪得無厭地吞入下一口土砂
  再又裝進更多消化不了的無機物
  直至反嘔出和水的污泥

  不曾吞嚥它物 其實連土砂也未曾擁有
  牠深信著 吃砂是自己活著的意義
  如果連土砂都不吃了 那自己也不會是其它東西了
  所以牠就繼續氣忿 卻又繼續吞砂 然後繼續活下來

  牠沒有眼 所以不會看見黑暗
  牠沒有耳 所以不會聽到風聲
  牠沒有手腳 所以不會觸碰其它世界
  牠有許多顆心臟 所以不會死去 也缺乏惟一的真心





  每當身軀不堪使用 就縮進殼裡溶解自己 搖搖愈墜地重新拼裝
  如同端上檯面的組合肉 打造自以為適合活下去的模樣
  然而牠已是成蟲 不是任何其它生物的幼蟲
  不是毛蟲、不是水蠆、不是蠶 不會真正改變
  不管做出什麼形狀的翅膀 都沒有振動空氣飛翔離去的力量

  溶解宛如腐爛 或許正是改造肉體才能延緩腐爛
  然而除了身軀 外殼亦已裂痕參差
  扭曲的模具壓鑄出畸歧的形狀
  但牠惟有這副不完整的外殼足以持續
  下一次回到這個世界裡 依然會是突變
  或者不過是再次延長腐爛的終點

  牠終究不知道自己為何模樣 形體不安定的蟲隻






創作者介紹

追憶逝水年華

玼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