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玼瑕個人網站●●●●●●
●●●鋼彈00LXT●●聖鬥士星矢-冥王神話-白羊X雙魚●●●
●●●●────●●●各種自創龜爬中●●●────●●●●
※一切著作版權所有,未經允許勿散播、重製、嵌用等行為。
 (含文字、圖片、以及版面設計,但不包括網址引用)
※如有未竟事宜隨時追加補充,並保有一切所有著作權之應有權利。
※本網誌適用IE以外的瀏覽器與1024x768dpi螢幕解析
※建議瀏覽器:
※本網誌級別很愉悅,無行為自主責任者請在家長陪同下上網。
滑鼠請移動到最右方叫出側邊欄。
 按[SHIFT]+滾輪拉動主頁面橫向捲軸

鋼彈-00-LT同人小說《-零和-》刊物資訊
●●● BBS個板:批兔TzSeminary ●●●
●●──出沒地:Penana推特Pixiv鮮夫婦吧──●●

目前分類:五四三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小懿,我們來接吻。』

  阿輝把小懿壓在牆上,落下深吻。

  又再次重演,一如十多年前荒屋後的林蔭,昏暗暈眩。現在比當時更清晰地知道行為裡的禁忌意味,也更加無力拒絕禁忌裡的甘美。

玼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親過了,我們就要永遠在一起!』

玼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阿輝,以後我有困難我去找你幫忙好不好?』
  然後他得到阿輝一個承諾。

玼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翻開來,第一張紙上寫著『四月一日』,廢屋後的樹林裡。

玼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阿嬸說,阿輝是真可憐的孩子。

玼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怎麼認識小懿的他忘了,反正想要跟來的就讓他跟,小懿大概也是哪次被他這樣拉著跑的。一起落跑過幾次以後就記得小懿這個人了。剛開始他還不曉得小懿叫什麼名字,問了之後印象是名字的筆劃比自己的還多。

玼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佇彼陣,伊共伊兮手牽下,喙口話是『綴我行』!

玼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國宇,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唱歌通宵?」每當大小節慶便是班上的KTV魔人們例行的募集人頭。

  「怎麼到現在才來說,我已經跟人有約了。」

  「跟誰約?女朋友啊?」

  「怎麼可能,是那個衛風啦…不曉得找我又是什麼事…」

  「咦?你還在跟那個變態來往嗎?」

玼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美術系土工教室的羅教授與其它教授的不同,乃在於他懂得如何觀察人的『氣場』。

玼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啊…就是這雙手…真叫我情不自禁心癢難耐…」

  「這手指的長度、指甲的形狀、骨格的比例、肌膚與指甲的色澤…為什麼…為什麼會這麼地漂亮呢…」

  「只要凝視這雙手,心中就會湧現出源源不絕的喜悅,真不敢相信…原來奇蹟就在我眼前…」

  「真是叫我興奮地起雞皮疙瘩啊~~~~♥」

玼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是一個風和日麗的四月正午。

  學生餐廳前的騎樓下總是人潮洶湧,門口進進出出的、約人見面的、或者來推銷擺攤的校外人士、甚至是各社團各學系有什麼活動,莫不要來餐廳前佔個一角。

玼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莊周夢蝶其實一點都不迷幻也不迷離就像是一部恐怖片卻充滿了粉紅泡泡般不驚悚戰爭片卻天下太平世界大同,當然要選擇的話其實小二並無意願增加獵奇取向的經驗值一切大概就是因為都是愛∼的錯吧!

  小花本來就是花,所以有奶雞的身體也無可奈何,雖然會被強迫喝花蜜但花蜜本來就是可以喝的東西,總之在某種程度上都還是小二可以容忍的範圍,但是……

  隨著天氣晴朗陽光普照百花盛開爭妍奪麗小花似乎也跟著起了競爭意識不時拉平衣襟挺起胸膛筆直背樑摸撫頭髮又拿起鏡子端看老半天以小花的話來說就是隨時隨地都要很完美!

  在鏡前左看看右看看直到全身上下都滿意後,小花便會一腳踩在椅上撩開裙襬拿起手鏡往奶雞一照——「嗯!完美!長得又美又大顏色又漂亮!嗯!真是完美!」小花滿意地捧著一臉陶醉的臉頰,「我果然是天生麗質啦哦∼呵呵呵呵…」

  二少爺終於忍不住拉下臉低聲痛心說了一句:「小花,妳這樣感覺很變態……」

  囧rz||||||||

玼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春日到,百花爭妍吐芬芳,莫說那野地裡枝頭上花團如織似錦形彩繽紛,雀鳥般靈麗嬌美的女孩家們也簪上幾朵花兒鬥豔似地點綴這暖日和風。

  這人世間可真美好不是麼?

  「二少爺∼」軟軟的嬌軀伴隨著滿身香氣一併兒往身上蹭過來,纖纖柔荑在胸口上圈圈畫著,甜膩膩地嗲嗔著,「您怎麼了?在家門口外站這麼久,害人家都快等不及了∼∼」

  是在等不及什麼鬼東西?心裡是這麼嘀咕但可路人被這充滿懷春閨怨的調情之詞與黏巴達似妖嬈磨挲的翹臀引得不得不投注以好奇目光,原本晾在門口等著風乾目光散渙的二少爺這才突然遭到亟雷灌頂地回神過來連忙將懷中的美人兒給拉進大門二門直塞入房裡。

  「哦∼呵呵呵呵∼二少爺您也等不及了嗎?」

  「呵呵妳的頭啦!」二少爺一把甩上房門怒氣洶洶地吼聲道,態度雖是兇惡但那悲愴淒楚的鼻涕眼淚卻更少不了,「若非是遇見妳這妖精,我今日也不會門裡屋外都覺得這麼悲慘人生如此無望!」

  美人兒卻無懼更是無視於二少爺張牙舞爪的模樣,徑自再靠到他身上,手指往胸口畫圈圈美臀磨磨蹭蹭,甜美地撒嬌道,「請叫我『磨人的小妖精』∼呼呼呼…」

  「磨人?我看折磨人還差不多!」

  「什麼?」美人兒大驚失色,指尖輕顫顫地支撫下顎抬頭眼如灩瀲地激情直望著二少爺,「…『折磨人的小妖精』?……明明只多了一個字聽起來卻彷若可以看到雙腿被折起來磨的幻想這更是色情生動變態有力道,讀書人果然好厲害!」

  …爹…娘……神主桌上的列祖列宗…孩兒無能枉費十年聖賢書…家鄉的故老們……我對不起你們的冀望期待來生有緣再相見……二少爺的目光望向那遙不可及的遠方,平靜流利地解下腰帶往樑柱上一拋…

  看來玩笑開得太過火,美人兒連忙拉下想不開的二少爺,好氣又好笑地說道,「好啦小二∼人家只是看你杵在門口一臉人生無趣世界沒有希望的樣子想逗你開心嘛∼春天到了就該生氣勃勃,不要這麼不高興嘛∼」

  「這都是誰害的?!」二少爺悲憤填膺受盡冤屈怒指著美人兒,「要不是妳說了那些話害得我不管看什麼都看不正常看到植物更是渾身雞皮疙瘩……」

  美人兒無辜地眨眨水靈的大眼睛,「哪句話?是我說『花即是草木的生殖器』,還是『春日即是草木成為暴露狂的季節』?」見二少爺一副幾乎吐血搥胸頓足的誇張肢體動作,美人兒心有靈犀地頓悟了,「…原來如此,現在街上的女孩家們莫不把植物的陽具兼陰戶連帶屁股一起戴在頭上,春天嘛難怪……然後當那有情郎摘了一朵●△送給心愛的妹子妹子便把鼻子湊進▲○嗅嗅氣味高興地好香著而那花匠更是殷殷勤勤地把▽▼養得這∼麼碩大好擺成一列◆◇讓人客上門品頭論足帶回家擺在供桌上神明前或者是把草鞭木鞭搗爛剁泥揉作餡蒸得酥酥軟軟放到嘴裡溶化掉…」美人兒愈說愈興奮愈激動愈滔滔不絕愈罷不能,於是順手撩開下襬雙手拄腰大喇喇地迎風招展一柱擎天得意囂張地大笑,「春天可真是美麗的季節啊∼!」

  沒錯,春天真是變態暴露狂的季節…二少爺默默淌下兩行清淚。

  「小二,不要如此沮喪,」美人兒溫柔地安慰道,「其實說來,花兒不光是生殖器,同時也是草木的臉孔,你就當作是人頭就好了∼嗯∼」

  所以摘花就是掐著脖子捻下頭來、簪花便是人頭帽、一束花即是人頭肉粽一圈花環是人頭串燒、花瓣占卜就是把眼睛耳朵鼻子嘴巴舌頭一塊一塊地分割剜下來…光是腦中想及這人間煉獄眾生皆苦的血腥景象二少爺簡直是臉色青白羊癲發作等不及口吐白沫就率先翻眼昏了過去。

玼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